人员查询>>
开封一产妇在祥符区妇幼保健院正常生产后死亡 家属说院方窜改病历企图毁灭证据
2019-05-27 09:42:51

   5月26日下午,记者接开封祥符区陈留镇代寨村村民于东飞反映称,他的爱人张蜀敏几天前在祥符区妇幼保健院正常生产后死亡, 院方窜改病历企图毁灭证据,事情已经过去4天了,始终见不到院长。

微信图片_20190527092626.jpg

【死者家属反映】
当天下午六点左右记者来到祥符区妇幼保健院了解情况,死者的丈夫于东飞哭着对记者说,5月23日早上七点多,我陪爱人张蜀敏来到祥符区妇幼保健院入院待产,经医院检查后各项指标正常。九点左右进入产房在注射催生针后,于下午4点多听到孩子的哭声,5点51分把孩子从产房抱了出来。我问俺媳妇咋样啊?医生说一切基本正常,产妇产后有点少量出血,不过不严重,我们已经处理过了,血已经止住了。我提出想到产房见见俺媳妇,大夫说啥也不允许,我和家人在外面等的心急如焚。一会大夫通知我说你媳妇需要输血,赶快到隔壁的祥符区第一人民医院取点血,我通过该院护士站与祥符区第一人民医院联系后正准备去取血,大夫又通知我说别取血了,快转到开封市妇产科医院抢救吧!我们这里不具备抢救条件了。当时我就感觉五雷轰顶一般,顿时蒙了。早上来医院时好好的,儿子出生后大夫还说一切正常,这一会咋就说人快不行了,让赶快转院呢?我一听转院,我就立马跑到产房里,把俺媳妇抬到担架上推到一楼,等了好长时间,不见救护车来,我问大夫救护车咋还不来呀?她说,已经打过电话了,不知道为啥还没到,后来又把产妇推到屋里等待,大约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救护车才到。在见到我媳妇后,她就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快要死了、快要死了。在送到开封市妇幼保健院时,产妇的呼吸、脉搏、心跳都没有了。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我媳妇还是去世了。产妇死亡后,院方为了逃避责任,安排大夫撕毁产时记录、窜改病历时被家属发现,医院的做法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微信图片_20190527092643.jpg
    到今天产妇已经死亡4天了,医院院长从未出面与死者家属见上一面,我们到祥符区卫计委,县政府等部门反映情况,都没人来管我们的事,打了四次报警电话,派出所都没有来出警。死者娘家是贵州的,亲人来后就露天睡在医院院里的地上,现在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死者的丧葬费医院都不愿意出,这也太没人性了吧!俺可怜的孩子一出生便没了娘,媳妇今年才21岁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谁能管管我们家的事呢?
【院方说法】
   当天18:30左右,记者与开封祥符区妇幼保健院院长杨长松取得联系欲了解当时情况,杨院长说他在外地出差,两天后才能回去,我院党委书记杨秀萍负责处理此事,你可以找她了解具体情况。在该院三楼记者见到了杨书记,杨书记说,我只知道大概情况,详细过程还是让我院的副院长也是当时的主治大夫李淑敏给你说吧。李院长的叙述与家属讲的基本一致,产妇入院后所有检查均为正常,孩子出生后产妇也基本正常,只是有点少量的产后出血,当时我们就对产妇进行了积极的处理,没想到后来病情突然加重,在我从医30年来从未遇见过这种突发状况。我见产妇出现心慌、烦躁不安等症状,就立即与开封市妇产科医院取得了联系,并告知家属让产妇转院,后又考虑到市区内正是交通高峰期堵车和该医院路程较远,就临时又联系了距离较近的开封市妇幼保健院,到达该院后经过大夫一个多小时的抢救,遗憾的是产妇没能抢救过来。当记者问及家属所讲的院方事后撕毁产时记录和产妇转院时在楼下等了半个小时救护车才到是咋回事?
微信图片_20190527092648.jpg

李淑敏大夫含糊其辞的说,接生时我一直在忙,记录是另外一位大夫写的,我看到有的地方写的不对就撕了,救护车司机可能是拉肚子了,来晚了一会,但也没有半个小时啊!就几分钟的事。对于病情危急人来说,几分钟与半个小时相差太远了,不知死者家属和院方谁说的是实话。记者又问从产妇入院到孩子出生,后又到产妇危重为何不及时将病情告知家属并让他们签字?李大夫说,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正常,病情来的太突然了,据初步诊断死者是羊水栓塞所致,当时我们只顾抢救,没顾上告知家属和让家属签字,这的确是我们的过错。现在死者已经在新乡医学院进行了解刨尸检,死亡结果会在两个月左右出来,此事我们也希望走法律途径解决。
最后,死者的丈夫于东飞说,祥符区妇幼保健院领导的做法太欺负老百姓了,好好的人被他们耽误死了,院长也不露面,现在连丧葬费都不愿意给。
对于此事的处理结果,本网将跟踪报道!
 
新闻评论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
验证码: